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起点读书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712章 小金人

第712章 小金人

冯永一怔,“陈豨?与淮阴侯密谋反叛,响应韩王信反叛的那个陈豨?”

如果不先提韩信,冯永肯定不会想到陈豨是谁。

但如果提起韩信,那么他就能想到一下子陈豨是谁。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陈豨,与汉初的两个韩信都有关系。

汉初有两个韩信。

一个就是后世皆知的兵仙韩信。

一个是被高祖皇帝封为韩王的韩信,为了与淮阴侯区分开,一般称之为韩王信。

韩王信曾被高祖皇帝派到太原以北建国,建都晋阳,以防备匈奴。

只是当时的匈奴头领是匈奴史上最有名的一代雄主冒顿单于,控弦之士数十万。

韩王信之所以被封诸侯王,虽说是有战功,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乃战国时期韩襄王的后代。

面对一代雄主冒顿,韩王信自知打不过,于上书高祖皇帝,借口说晋阳太远,想在马邑建都。

高祖皇帝答应了。

只是也不知韩王信是得罪了哪一路神仙,即便他已经往南边退了,冒顿还是一路追来,在马邑把韩王信重重包围。

韩王信一边向大汉救援,一边暗地里向冒顿求和。

高祖皇帝派大军前往救援时,觉察到了韩王信的小动作,怀疑他有背叛大汉之心,于是派人责备他。

谁知高祖皇帝高估了韩王信的胆量,低估了自己对韩王信的积威。

韩王信被责备之后,吓得当场就向冒顿献出了自己的国都马邑,投降了匈奴,甚至还与匈奴约定,一起去攻打太原。

韩王信这一降,逼得高祖皇帝亲自带兵前去平叛,韩王信最后只得北逃投奔匈奴。

韩国的地盘归了匈奴,于是赵国就成了匈奴与大汉的前线。

当然,这个事情,是冯家的主母讲给冯家家主听的。

作为冯君侯的枕边人,关姬自然知道冯永对北边的鲜卑族有着超乎异常的关注,所以特意给他科普了一下历史知识。

毕竟匈奴和鲜卑,两者有着前后继承的关系。

毕竟从大汉开国到现在,若要谈起北方游牧部落与大汉的关系,太原、马邑那一带是避不过去的。

韩王信降了匈奴,又献了国土,逼得高祖皇帝没有办法,只好委任了一员大将,统领赵国和代国的边防部队,以防匈奴继续南下。

这员大将,就是陈豨。

陈豨此人,曾是淮阴侯韩信的部将,两人关系极为密切。

用冯永理解的话来说:陈豨是韩信的小迷弟,非常崇拜的那种。

当时韩信由楚王贬为列侯,困于长安,心里自然是有怨气的——反正换了冯土鳖,他肯定是要翻桌子。

当然,这个要在诸葛老妖死了以后再翻。

所以按冯永的想法,韩信不可能没有怨气。

于是当陈豨被任命为钜鹿郡守,临走前去拜访淮阴侯的时候,韩信就以自己的惨痛经历告诉这位老部下:只有造反才有活路啊!

陈豨答应了,答应了……

你说这种小迷弟去哪找?

等陈豨得到统领北方边地大军的机会,就想起了老上级的谆谆教诲。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封国献给了匈奴的韩王信,也派人过来劝说陈豨,诱使他反叛大汉。

同时南边的老上级淮阴侯又来了一封信他,鼓励他大胆一点,步子迈大一点。

北边一个韩信,南边一个韩信,都在劝他造反。

于是陈豨把心一横,反了他的!

继太原、马邑那一带成为匈奴的地盘后,第二道防线,赵国、代国等地,也沦为了叛乱之地。

这就是两个韩信和陈豨之间的故事。

最后三人的结局自然不用多说。

淮阴侯韩信死于长乐宫的钟室,第二年,韩王信与匈奴入侵大汉,被汉军斩杀,第三年,陈豨被汉军斩首。

当然,上面的话是冯君侯听了自家婆娘的科普后,再经过自己的理解,原话肯定不是原话,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谋反?”

韩仇听到冯永这么说,当下就冷笑一声,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起身面向北边,把酒洒向地面。

这才高呼唱道:“魂欲归来兮,怨而不愿南,故土难回兮,游魂而孤茕……”

精神病患者兮?

冯永拿起木瓜仔细看着,摸了摸身上,想把小刀子拿出来切开木瓜,看看好不好吃。

但看向那个正在引颈高唱的家伙,又熄了心思。

万一引发误会就不好了。

自己若是起身,对方肯定就会警觉。

盘算了一下自己和糟老头子之间的距离,冯永只好放弃了擒贼先擒王的想法。

等韩仇唱完了,这才转过身来重新坐下,脸上尽是沧桑之色:“冯郎君亦觉得先祖与陈豨是谋反耶?”

冯永不接话这个话题。

谋反肯定是谋反的。

只是被逼谋反的还是主动谋反,是其情可悯还是其行可诛,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淮阴侯当年被夷三族,无有后代留下,此乃世人皆知的事情。你却又在这里口口声声说淮阴侯是你的先祖,欺我耶?”

冯永放下木瓜,反问了一句。

“陈豨当年任钜鹿郡守时,曾向先祖辞行,先祖曾与他有过一番密谈,冯郎君可知此事?”

韩仇问道。

“知道啊。”

正是因为这一次的两人的密谈,定下了谋反之事,所以埋下了祸根。

冯永觉得提起这事可能会过于刺激到对方,所以只回了三个字,然后瞟了一眼对方,用眼神意会了一下。

韩仇很明显知道冯土鳖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当下脸上出现悲伤无比的神情。

“无先祖之大功,则无刘邦之基业。谁知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刘邦得败项羽,登帝位,制天下,先祖出力最大,没想到竟落到那等地步。”

“先祖到了那时,又岂不知刘邦难以容他?故不得不为韩家寻求后路耳。”

冯永皱眉,对于当年的那些事,与自己实在是关系不大,他也没兴趣听苦情剧。

他略有些不耐地打断韩仇的话,“淮阴侯与陈豨密谋,与你是淮阴侯后人又有什么关系?”

韩仇抬头,看向天空,眼中露出缅怀之色,似乎是在想像当时的场景。

“世人只知先祖与陈豨密谋,却不知在密谋之后,还托陈豨带一个人出走长安,去北地安置。”

“带谁?”

冯永好奇地问道。

“先祖的一个姬妾。”

姬妾没啥地位,达官贵人之间,互相赠送很正常。

这种习俗会一直流传到封建时代彻底灭亡才会消失,嗯,嗯。

当然,对于冯土鳖来说,谁要是敢窥视自己的姬妾,那就是找死。

“当时刘邦虽把先祖困于长安,但心里却仍是害怕先祖之能,故时时欲置先祖于死地。先祖又岂会不知刘邦心中所想?”

说到这里,韩仇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刘邦不会想到,先祖送给陈豨的姬妾,其实已经怀了身孕。”

“所以他夷韩家三族之后,自以为断了韩家血脉,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先祖早就暗中保留了一支血脉。”

冯永听到这里,情不自禁张大了嘴。

脑子里只回响着一句话:韩信不愧是暗渡陈仓的高手啊。

八卦是每个人的天性。

这桩秘闻让冯永兴趣大增,竟是不由自主地倒了一杯酒,差点沾唇了这才反应过来。

他悄悄地看了一眼韩仇,发现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一举动,这才若无其事地放下酒杯,问道:“后来呢?”

“后来韩王信与陈豨同举大事,反抗刘邦。陈豨为了以防万一,又提前把先祖遗留下来的血脉送到匈奴,托韩王信照看。”

“韩王信与先祖同姓,二韩合一,成了一族。”

说到这里,韩仇又喝下一杯酒。

“先祖与韩王信皆有大功于汉,没想到最后都是死于刘汉之手,刘邦其人,可称毒夫耶?”

“可惜啊,韩王信子孙不思为父祖报仇就罢,后面居然还举军投降了汉人,实是不配为人。”

韩仇说着说着,脸庞变得扭曲,切齿骂道。

冯永默然。

说句实在话,韩王信落到身死的地步,可能还有一半原因在自己。

但就淮阴侯韩信来说,最后谋反被夷三族,确实让人有些叹惜。

“先祖这一脉,不屑与其为伍,宁愿留在匈奴之地,故韩家又分成两族。”

说到这里,韩仇看向冯永,缓缓道,“故我便是淮阴侯二十二世孙,韩仇,字怀怨。”

“原来先生竟是淮阴侯之后,失敬失敬!”

冯永拱了拱手,同时看到韩仇脸上那骄傲的神色,他心里有些不服气,有一个牛逼的祖宗很了不起吗?

祖宗牛逼,又不代表着你牛……

只是当冯君侯看到人家身后的精骑时,心里又不得不承认一句:好吧,你也有点牛逼。

“冯郎君,先祖的东西,流落在外数百年,作为子孙,我欲借来一观,此事不过份吧?”

韩仇还了一礼,这才开口问道。

“什么……唔,你是说《武安君兵法》?”

“正是。”

所以说老子为什么要手贱写小说?

被人催更不说,还有被人寄刀片的危险。

现在好啦,发展到别人带着大军找上门来问我讨要他家祖宗的东西。

冯永长叹一声,“韩先生,如果我说,我没有见过《武安君兵法》,你信吗?”

韩仇点头,“信。”

“太好了!”

冯土鳖大喜。

“那就请冯郎君把兰陵笑笑生的下落告知于我,我自去寻他,如何?”

尼玛!

冯永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韩先生,即便这世间有《武安君兵法》,那也是上古传下来的。”

“淮阴侯只不过是凑巧得到,学成兵法,怎么就成了你家的东西?”

武安君是谁?

当然是李牧啦!

李牧的东西,怎么就成韩家的了?

耍赖谁不会?

有本事你叫李牧的后人来找我?

“冯郎君,当年先祖以师礼待武安君之孙李左车,李左车曾授予先祖计谋,这才平定齐国,不伐而降燕国。”

“故武安君之孙李左车实是先祖之师,难道师长教授弟子兵法,这也有问题吗?”

韩仇听了冯永的话,猛地站起来,手指成骈,指着他厉声喝道。

尼玛逼!

冯土鳖当场就想掀桌子!

李牧的孙子叫李左车?!

他是韩信的老师?

有这么巧的事?

为什么我不知道?

为什么我这么文盲?

冯永哆嗦着,左看右看,我家婆娘呢?没给我提过这一茬啊!

也不知道这家伙说的是真是假?

所以我被这老头子讹上了?

就在这时,天空中“咻”地一声响,然后“叭”地一声。

两人皆是下意识地向天上看去。

也不知是不是眼花,大白天的时候,天上似乎有一小团火花,闪了一闪,然后就再无声息。

两人同时转过头来,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惊疑不定。

“冯郎君,天现异象,世有奇事啊!”

韩仇意味深长地说道。

冯永一听,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后方。

韩仇眼中精光大盛,你终究还是被天象吓到了,露出了破绽!

冯永这时似乎才猛然惊醒,脸上露出苦笑。

他回过头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韩先生,实不相瞒,《武安君兵法》我确实不知道。但我手上,有一本《金瓶梅》。”

“此书乃是兰陵笑笑生写的一本奇书,他曾嘱咐我,千万不能让它公开流传于世,否则流毒遗世,难以收拾。”

韩仇一听,脸上现出狂喜之色,心道就算你狡猾如狐,却也难以抵挡天意!

他连忙对着冯永说道:“既如此,还请冯郎君借我一观!”

冯永咬着牙,脸上出现绝决之色:“借也不是不可以,但此书在我军中,你若想看,就请去我军中看吧。”

说着,他站起身来,收好胡床,打了一声唿哨。

马儿就得儿得儿地跑过来,冯永把胡床挂到马背上,这才转身对着韩仇拱拱手:“我在军中恭候先生大驾。”

韩仇自知冯永这是不欲违背友人嘱咐,到时自己若是领兵强取,那么他就不算是失约。

想明白了这一点,韩仇哈哈大笑,还了一礼:“既然如此,那我就多有得罪了。”

这么一来,两军就免不了一场厮杀。

但那又有何妨,无论是在自己眼中也好,在冯郎君眼中也罢,这些士卒,只不过是手中把玩的棋子罢了。

冯永对着他微微一笑,掉转马头,“驾!”

去时不觉得三百步的距离有多远,回时却觉得如同天堑。

一人一骑风驰电掣般地冲进营中,冯永一个控制不住,差点又冲出营外。

“吁!”

他狠狠地一勒缰绳,战马“希聿聿”地嘶叫,两只前蹄高高腾空而起,然后又重重落下,把地面砸出两个碗大的坑。

冯永翻身下马,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张牧之连忙扶住了他,同时惊喜地说道:“山长,刚才天上有烟花……”

“我知道,我知道!”

冯永连连点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喜欢蜀汉之庄稼汉请大家收藏:(www.qiddushu.com)蜀汉之庄稼汉起点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起点读书

猜你喜欢: 戏闹初唐穿越之大宋小地主三国之统帅天下罗马尼亚雄鹰大宋超级学霸萌爹驾到大唐好相公白马掠三国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大明都督逍遥江山大汉龙骑万历驾到大周王侯三国之我是袁术邪龙狂兵红楼名侦探三国处处开外挂1627崛起南海大清隐龙战场合同工逍遥侯大明文魁长宁帝军三国第一军师抽个美女打江山
完本推荐: 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末世之我的世界全文阅读西游之金乌大圣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末世虐杀游戏全文阅读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全文阅读网游之阴邪无罪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全文阅读带个系统去当兵全文阅读神级承包商全文阅读攀上漂亮女院长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特种兵全文阅读美女培养师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穿梭门全文阅读英雄监狱全文阅读全能保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世子爷大叔,轻轻吻狂暴武魂系统施法诸天天下第九最废女婿三国之巅峰召唤寒天帝九龙圣祖万道仙师最强终极兵王好想住你隔壁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我从凡间来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蜀汉之庄稼汉极品妖孽至尊星临诸天帝神通鉴九劫剑魔哈利波特之学霸传奇西游之大娱乐家重生五零巧媳妇漫威世界的术士奶爸至尊一剑飞仙帝逆洪荒大宋猛虎最强医圣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手机版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起点读书移动版 - 起点读书手机站